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我的淫荡大嫂
我的淫荡大嫂

我的淫荡大嫂

那天我从大嫂家出来,心里美滋滋的,想这下可好,终于有了个淫蕩的大媳妇。想着想着,鸡吧不知不觉又硬了起来。

我骑着车子来到了一个苞米地里,想下车撒泼尿。这时候,突然我看见一男一女走进了地里,我默不作声的看着,只见他们到了地里,没走多远就抱在了一起,然后就开始亲嘴。

“啊!什 的。”我想︰“这下可好了,有看头啦!”

只听那个男的大叫一声︰“好她妈的爽!”我一愣,这不是哥 !他原来在嫖妓!好啊!我一摸兜里,竟然有个小录音机,我想起来了,原来这几天学校考试,我不 意听老师讲题,就买了个小录音机来录。结果也没怎 上课,就没有录上,这下派上用场了。

我连忙按下录音机,用高清晰度的档。我哥还不知好歹,跟嫂子似的,干的时候也喜欢叫,他还不是瞎说,是一本正经的说︰“你这婊子不行,再练十年也赶不上我家那口子。”

那女子也不示弱,说︰“你怎 不找她?偏得上你娘。”

他们就这 连说了十分钟吧,然后就开始穿衣服,我就赶紧上自行车跑了。

回到寝室后,我琢磨怎 纔能把这个派上用场。想来想去,一条恶毒的计划在我脑海里形成了。

放学后,我找到了派出所的哥们李使,他和我是个老铁。我们来到一家火锅店,我说︰“好久咱们没聚一聚了,今天我请客,咱们好好喝一杯。”

李使非常明白,照着我打了一拳说︰“你他妈的别兜圈子,说让我整谁?”

我说︰“你别急啊!先喝着。”就这样,我把他灌得迷迷糊糊的,把录音机拿出来,在厕所给他放着听了听,问︰“这能不能定个强奸?”

老李想了一下,问︰“对方是个什 人呢?”

我说︰“是个做小买卖的。”

李使拍拍胸脯,说︰“这他妈的还不容易,包在我身上。几年?”

我说︰“越多越好啊!”

就这样,老李迷迷糊糊的走了,让我过几天听信。

第二天,我到了嫂子家,只见哥果然回来了,正抱着他儿子亲嘴呢!嫂子在一边看电视,演的是如何照顾孕妇的。我仔细看了看嫂子的肚子,我操!原来他又怀了,我怎 不知道?干的时候就是紧张了。

哥看了我一眼,问道︰“你这几天为什 没来啊?你嫂子在家很害怕。”

我明知故问地问︰“你这几天去干什 了?”

哥说︰“我去挣钱啦!”

我操!真他妈的能撒谎。

这时候,一群警察冲进了屋子,一进来就问︰“谁是苏强?”

我哥傻呵呵的站起来,说︰“我啊!怎 了?”

一个警察拿着警棍照他脑袋上就是一家伙,一下子我哥就躺下了。那些警察就把我哥抬上了警车,拉走了。嫂子又哭又喊,大奶子一晃一晃的。

一个警察又走了回来,说︰“别他妈的叫了,你丈夫违反了法律,强奸了少女,这辈子出不来了。你等着拿钱吧!”说完他就走了,只剩下大嫂在那里坐着大哭。
大哥就这样被警察带走了,大嫂先是号啕大哭,然后就拉着我的手,问我︰“大兄弟啊!你说嫂子我可怎 办呢?家里可就没了顶梁柱啦!”

我安慰大嫂说︰“没什 的,大哥一定会很快出来!你放心吧,好嫂子。”说完我就走了出去。

这时候我的肉棍已经硬得不行了,可是我得等着,我不能这 明显。

又过了一个星期吧,我都没有去见大嫂。我有两个目的,一是让那些警察猛揍大哥。据李使说,现在大哥都大小便失禁了,我说这还不够,要把他那里给废了,李使说行。第二个目的是多等几天,让精多存一些,省得大嫂喫不饱。

又过了几天,审判书下来了,大哥因为强奸罪被叛有期徒刑七年,虽然不是很多,但是他能熬出来也够呛了。这下我真的是太高兴啦!

审判的第二天晚上,我又去了大嫂家,看见大嫂正喂她儿子喫饭呢。我进了屋子里,大嫂一看见我就说︰“你他妈的死哪儿去了?这 多天没看见你。”

我说︰“我没去哪里啊!”说完我拿出了一杯可口可乐给大嫂喝。大嫂好像也是渴了,一下子就都喝进去了。我暗自发笑!那里面有很多洩药啊!哈哈哈!

我们看了一会电视,她的小儿子就困了,大嫂把他抱了进去。一会,大嫂出来了,忽然,她放了个很响的屁,我知道洩药起作用了。可是大嫂却羞得满脸通红,用嗔怪的口气跟我说︰“你怎 这 坏啊!”

我说︰“亲嫂子,这跟我有什 关繫呢?”

大嫂说︰“要不是你那天不操我屁眼,我怎 会放屁呢?”

我长出了一口气,我还以为她发现我给她喝药了呢!

又看了一会电视,我只是盯着她那破烂的内裤看,只见那又肥又嫩的大屁股中间鼓了出来。操啊!我再也等不住了,就一下子扑了过去,扒下她的内裤,把嘴亲了上去,她的大屁眼早就张开等着了,我就舔着,真的是很95啊!

舔了一会,大嫂不干了,她拉着我的大鸡吧,喊道︰“你她妈的这个东西长着有什 用!连操都不会!”

我被她这 一说,顿时来劲了,挺着大鸡吧就冲!一下子干进她那张开的大屁眼。我感到无比的温暖,就一插一插的,干了一百多次,终于射了!我存了十天的精啊!把大嫂的屁眼灌得满满的。

大嫂这时候又开始大叫︰“我的好兄弟啊!你干啥不整死你嫂子?快点让我死了吧!”

这时候,大嫂突然拉屎了!我操!一堆一堆的,连续不断!我也不管了,我们就在大嫂的屎中干着。我操!真的是蚀骨的快感啊!

【完】